Archive for January, 2009

雪域求法记

迈克-胡特(Michael Hutt)在评价戈尔斯坦的学术名著《喇嘛王国的覆灭》时说,”如果你一生只愿读一本关于西藏的书,那么你就读戈尔斯坦这本吧。”厚达800多页的该书我已经阅读了两遍,不过我发现它还是不容易为大众接受,因为其过于专业化、学术化。如果读者不是对西藏怀有非常浓烈的兴趣,估计很难坚持下去。那在翻阅《雪域求法记— 一个人汉人喇嘛的口述史》之后,我想说,这可以是一本关于西藏(宗教、文化、历史等)的首选之书。 看看口述者的来历,邢肃芝-碧松法师-洛桑珍珠格西仁波切,这样复杂的身份很难被厘清。邢肃芝,来自江南水乡的富庶家庭,自小身体欠佳,算命先生断言非得送进寺庙才可存活。九岁便出家为僧,法号“碧松”,而后机缘巧合对藏传佛教产生浓厚兴趣,历经磨难进藏成为一名汉人喇嘛。仅仅如此似乎还不足以证明他有多神奇,其实早在汉地佛教界他就已经是当时佛教学会会长太虚法师的秘书,他在西藏三大寺(哲蚌寺、甘丹寺、色拉寺)考取的是藏传佛教最高学位“拉然巴格西”(至少相当于佛学博士后),有史以来只有两位汉人有此成就,也怕是后无来者。真神奇得无以复加了。

印刻文学生活志

初识INK是在外文书店的一个港台杂志展览上,很容易地被吸引。干净的封面、精美的纸张,当然最重要的是细腻、深邃、悠扬的文笔,“眼前一亮”不足以形容那时心情,应该是“开窗放入大江来”。文字皆为繁体,别说,源远流长的老祖宗遗迹是比一纸泛政治的国家规定来得亲切许多。简体是方便,不过也轻易地割裂了历史文化的传承。 时间所限我只粗略地翻阅了部分文章,而后虽然可以订购《印刻文学生活志》,但每一期近百元的高昂价格也不得不让我退避三舍。只能通过其官网http://www.sudu.cc/保持关注。很大的遗憾是编辑抠门,每期只发布其中一篇文章的全文,其余仅有目录。更大的不满是就这样一个怡情、哲理的文学杂志,尽然被那个可恶的GF网HeXie了。其实所读甚少,我还没有资格来谈及这本杂志。不过我至少可以在自己的博客中记录一点点和它有关的意识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