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30th, 2008

我在想什么?

那之后,我喜欢发愣,游离的双眼不知道在看什么,虚空的大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切都没变吗?重新收拾好的房间,整齐的案头,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工作就工作? 还是变了,到处都是[地震],收音机、电视机、网络、报纸,铺天盖地,人在此中无处可逃。更为清晰的是,我体会到了鲜活的恐惧和痛苦,彻骨一般。 生死的哲学,人类的宿命,找不到准确的表达,但一切所谓的哲理都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显得虚伪和肤浅。 生,好象是从石头缝里蹦出的;死,却是有血有肉的漫长折磨。 那些瞬间就被[豆腐渣]工程摧毁的花一般的笑脸,此前他们是朗朗读书声,捉迷藏的嘻嘻声,逝去的是青春和希望。再看一下他们的脸庞,一柄尖刀生生地在剜我的心。 有太多的人正经历着我无法想象的苦难,甚至无助地走向终点,我还能做什么? 我得麻醉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