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语

我在想什么?

那之后,我喜欢发愣,游离的双眼不知道在看什么,虚空的大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切都没变吗?重新收拾好的房间,整齐的案头,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工作就工作? 还是变了,到处都是[地震]...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极痛

一周以来我的精神似乎都有些恍惚,外面的世界像天花板上的吊灯来回摇晃,记忆貌似不太真实。可当一踏进位于七楼的家,望着满地玻璃碎片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原来梦魇般的经历再一次新鲜地让我...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那一刻,我以为我会死

Update: 请为灾区人民献出您的一份爱心! 首先感谢几位朋友的关切,抱歉不一一回复你们。我在这里写博客,证明我的脑袋还没有搬家。简要说一下: 2008 年5月12日下午大概2:...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几根白发

青春期身体出现第二性征,男孩儿开始长胡须,却怕女生飘逸的笑。 — 哦,好专业!请原谅,其实我的《生理卫生》学得蛮差。当年学《生理卫生》,我们男生和女生都自觉分开,关键性的章节好像还...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残酷的四月

偶翻起大诗人艾略特(T.S.Eliot)那首著名的《荒原》(The Waste Land),摘录初始几段, 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 breedi...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