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重讀黑客帝國(2)

To be or not to be 莎翁古訓猶言在耳,其實這是個選擇的問題。正如同黑客帝國當中的neo一樣,morpheus領導的”敵后武工隊”將兩枚著名的藥丸放在了neo的面前:紅色(探尋事實真相),藍色(繼續無知無畏地活著)。我們知道他的選擇,這樣劇情才能發展下去。或許是黑客探究事物本質的天性,作為the one 的潛意識?反正他要看一下這個”兔子洞”到底有多深?

像Plato洞穴故事一樣,neo從無知中的解放是及其痛苦的,這是身體與精神上的雙重痛苦。至少在初期他幾近崩潰。難道真相真值得我們付出如此多?說來荒誕,如果沒有neo,人類最后據點zion對抗機器烏賊的史詩般地斗爭如同兒戲!一切最終還要由neo來解決。也就是說,單靠morpheus等哪怕是頂級黑客也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既然無法對抗命運,干脆就順服它。這是cypher的選擇。他通過選擇無知闡明了不要真相要虛幻的吸引力。他活在現實中目睹的是人類躺在粘稠容器里被攝取生物電能的可悲生活。隨時都面臨被agents消滅的恐懼中,他發現徹底改變的可能性幾乎微乎其微,于是他再也無法承受,繼而成了叛徒,要換取的是將記憶抹去身體重新接駁the matrix. 與smith 對話中留下一段經典臺詞:我知道這塊牛排并不存在。我知道當我把它放到嘴里的時候,the matrix就會告訴我,牛排多汁,好吃。九年以后,你知道我明白了什么?無知是福。

也許大家想當然地去鄙視cypher的選擇,但是你只要設身處地地想一想,(記住:neo還要很久以后才開竅抑或是他并不存在),吃紅色藥丸就注定是死路一條。不要跟我討論什么人定勝天這些屁話。無知,虛幻怎么就不可以?!母體并不能簡單地就被定義為骯臟、齷齪、死神。相反它的設計理念是支撐一個沒有戰爭、疾病、痛苦的世界,簡直就是極樂世界。好像母體也沒有對人的行為做過多的干涉,除了不能拔掉插頭,自由得無以復加。如果沒有morpheus這些黑客,人類完全和洞穴囚犯一模一樣,過一種想當然的生活,哦,比他們的條件好太多太多了。我的意思時說,雖然是虛幻,但模擬的現實和你能想象到的現實是沒有任何區別。而真實世界是什么呢?morpheus說了,歡迎來到真實的荒漠。既然吞下任何一個藥丸你都認為是真實,藍色藥丸至少讓你覺得這個世界相當美好。

我個人而言,如果早知道neo是the one,我會吞下紅色藥丸,豁出去了,這不能假設,所以我還是選擇藍色藥丸。

PS: 突然海闊天空地想到其他話題,與本題無關吧。比如博客的言論自由。不少人忍不住要那個什么GW,反而自己被封。何必呢?網絡自然有其存在之道,只要我愿意,什么消息都能知道,哪怕是那些長長的black list. 理解了就好,少說為妙吧。最近喜歡談立場,被那個什theme事件鬧的?KAO, 反正就跟你思考方式不一樣,這就是我的立場。看過south park 嗎?

Del.icio.us : The Matrix, choice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7/04/12/understanding-the-matrix/

Discussion

April 2007
M T W T F S S
« Mar   May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