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圣诞实录

圣诞可以复杂,也可以简单。2007年的圣诞,我随意地记录。 (一)平安夜。数万人安静地涌向约旦河西岸城市,传说中的耶稣诞生地—伯利恒,祈祷庆祝,上帝没有忘记早在诺亚方舟就与人类达成的契约,他派圣子来拯救众生。马槽广场、圣伯多禄大教堂、教皇本笃十六世、秉烛祈福的信众,以及在圣歌与钟声中祥和的子夜弥撒,圣诞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而喧嚣的节日。 (二)浓缩的节日。以下是一个国人对圣诞典型的理解:12月24日晚,平安夜;12月25日,圣诞节;12月26日,狂欢夜。他们无从得知Christmas Tide是从12月24日到次年的1月6日。   (三)喧嚣。对于像Eric(我的美国友人)这样的天主教徒来说,成都过圣诞节的方式令他跌破眼镜:十几万人涌上街头手拿充气塑料棒,甭管认识不认识见一个敲一个;而西方传统的烛光、圣歌、火鸡、团聚似乎从来没有进入过这些狂热的“圣诞爱好者”的脑海。他会摇摇头,但还是报以善意的微笑。一群疯子,他其实想说。

行者素描:女服务生

小引:无意中在《芝加哥论坛报》看到两位资深记者Evan Osnos 和Zbigniew Bzdak 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开始他们的 The Sichuan Diaries: A China Journey 的系列采访纪实之旅,感觉十分亲切。四川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他们会有怎样的报道,有哪些我熟悉的风土人情,真的非常期待。我给他们留言希望可以摘译一些他们的日志,不过估计二位不得空闲,我可等不及了,反正尊重相关创作协定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需要说明的是限于时间、精力和篇幅以及可能的政治方面的限制,本人的对应日志可能会稍微做一些调整。 行者素描[portrait from the road]来自于二位记者沿途人物写真,多以普通老百姓为采访对象,今天的主角是一位十八岁的女服务生黄流霞(音译,以下简称黄)。黄在重庆西边一个驻守空军小镇- 白市驿的主干道上工作,月薪100美元。她有四个和父母一样为农民的兄长。她花费大量时间自学饭店英语,工作仔细、热忱。第一盘菜上桌的时候,她说,”来了,这是牛鼻子肉。”她用手触摸自己的鼻尖以示强调,”很好吃,来,尝一尝。” 田螺,猪肉上桌的时候,她也同样啧啧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