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关于《废都》

大概十多年前读过贾平凹的《废都》,原谅我小,既看不到思想性也读不出艺术性,贾平凹那欲言又止的“□□□□(此处作者删去××字)”成为那时最深刻的记忆。哥儿几个都在偷偷地读这本书,上课...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身体写作及其他

作者已死。结构主义大师罗兰-巴特(Ronald Barthes)于1976年向世人宣布:The Death of Author. 简而言之,不管作者意图如何,文本只有在原作者身上才...
阅读更多
速写主义

阿富汗的风筝

早春三月,微风拂面,四处流泻着煦暖的阳光。一只风筝徐徐升上蔚蓝的天空,随风摇曳,姿态婀娜,你会想到什么?高飞、自由、希望、豪情万丈、向烦恼说再见……我想基于...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母亲小传

爸終於不在家裏住了。即使是去醫院,媽也被爸給忘記了。想當初,媽總要鑽進她的菲亞特,踩大油門 – 車冒出陣陣藍色尾煙,呼嘯著 – 去逮我爸,把他從另一個女人的...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批评的解剖》读书笔记(一)

我几乎是怀着膜拜的心情来阅读弗莱(Northrop Frye, 1912- 1991)的《批评的解剖》。早在我关注国内《圣经》文学研究成果的时候,弗莱的名字就不时地出现。关于弗莱在...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