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走过

细碎的脚步踏出一条蜿蜒的小道 散落的枝丫,阳光下是经年参差的暗影浮掠过面颊 微风徐徐,钩破几多迷雾 可否暫住 默許青苔向上攀爬至腳踝 來,思忖你我的人生,撫慰彼此的悲悼 跟著,挽起...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