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知识分子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像大眼一样的公共知识分子

关于十八位复旦大学生登山遇险为警察张宁海所救,但张不幸坠崖身亡这事儿整得很复杂:谈公职、谈道德、谈纳税……但当我读完大眼的《复旦之下,岂有完卵》便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光是这题目就多给力啊。大眼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足球记者,其写作旨趣正延伸至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而迅速成为一名全能的公共知识分子。足协主席真得要感谢大眼转型,不再专职盯着自己破罐破瓦。 据学者梁福麟在《信报》所撰《大众文化知识分子的冒起》一文解释,大众文化知识分子(即公共知识分子)“观察社会事态……,无论外交、内政、时事、民生、经济等,他们都提出观点,让各界(作)百花齐放式的讨论”。(西方)历史上,公共知识分子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是影响力最大的一段时期。一般来说,他们未接受过某一特定知识的专业训练(lack of professionalism),在职业上成绩不大,但他们普遍拥有一杆生花妙笔或滔滔不绝的雄辩之功,这使得他们可以对多种题材驾驭自如,且言之有理。此后的一段时间,公共知识分子为体制所收编,言论受到极大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