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8

未来和下一代都很惨

这次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动荡给我最直观的体验有几个: 1. 股票快完蛋了。几乎所有认识的人的股票都被深度套牢,资金超过50%灰飞烟灭,大家还自我解嘲说,反正可以留给下一代。— 钱有时会变成纸的,不知道吗? 2. 房价终于下跌了。5.12过后都传说成都的房地产会跌价,冷不丁新浪冒出来一个女鸟人经济学家还是业内人士(原谅我忘记她的姓名,不过新浪专门养鸟人)声嘶力竭地吼道,”No,No!”然而我家附近原来一个八千多块钱平米的电梯公寓直接乘火箭来到了六千多平米,还没有多少人问津。 想想原来成都一环路开盘,都是排号抢房子,就像去菜市场买菜一样热闹,一样欢天喜地,而二手房交易更是早就提前进入冬天。—  如果政府根据现价来拆我房子搞改造,修什么娱乐会所,那我就得赔死,所以我肯定当钉子户。 3. 博士后居然下岗了。我表妹的老公,即表妹夫,两口子都是美国博士,现居美国。表妹夫毕业于老字号哥伦比亚大学,还不依不饶地继续攻读博士后,终在华尔街谋得一份白领差事。这次美国金融危机,他成了公司首批下岗职员。再就业目前还有些遥不可期,两口子已经在考虑回国或是去香港了。—  WOW,美国正牌博士后,在中国哪里不是被宠坏了呢?

上帝不接电话

其一。印象中,过往的每一段都会悄悄地在冻土深层萌发。 大街上远远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庞,同学李。七年前在车站碰到过她,假装没看见。N年前小学时,很要好;而后朦胧色彩的信件延续了整个中学时代。那时,人纯洁得象蓝天白云。 毋宁说喜欢过她,可好像一点都不了解她。当彼此真正在高三后的那个午后相聚在一家冰室时,面对一个落榜女孩子骨子里似乎有一种高高在上。 那就叫平行线吧。原来的联系方式早已失效,而记忆里的存档好像也不是特别清晰。 认识的很多人都“蒸发”了,对自己很失望。向上帝查询一下,他不接电话。 其二。黄昏,电影散场,赶上下班高峰,空气中弥漫着焦急的味道— 人都归心似箭。 司机们都频繁地按着喇叭,也许噪音是一把巨掌,可以轻而易举地推开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