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新年阅读散笔

新年总归和爆竹、春联、年糕之类的象征紧密联系。既然是象征,即使在严禁燃放爆竹的那些年代,人们在心理上仍然会充满联想,完成象征的作用与效果。这就是文化带来的心理加固。人们每每抱怨当下“年味”不足,其实是一些现代的生活方式、节奏和传统文化形成一定程度上的对立。只不过维系了千年的文化习俗,强大到绝不可能被替代。想起那些义无反顾,自驾摩托千里迢迢返乡的民众,不胜感慨。 辛亥革命后ZHMG临时政府严令各地废除旧历,一律采用公历,可不让老百姓过农历新年,根本行不通,以至于此后三令五申全成了摆设。有趣的是,正式批准农历正月初一过“春节”居然是Yuan Shikai,而孙中山的MG政府竟然是激烈反对二元历法共存的现状。不过,当一个现状演化为一种文化现象时,法令就失去效力了。1934年初,MG政府停止了强制废除阴历,不得不承认“对于旧历年关,除公务机关,民间习俗不宜过于干涉”。

乌托邦式写作与经典阅读

其实这个无厘头式的题目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遂将此文归于一个“速写主义”的分类。摆明是要找感觉。速写,谁都懂,另外个东东就悬了,从小到大,脑海里一把把的,貌似正常人类都还无法讲清。 冬天枯枝败柳的时候,公园里的那些永远不会开花的树丫上挂满了塑料花朵供游人观摩照相,既超现实又后现代。虚构的美成为本身该有的美,好像没有花的世界就是残缺和破败直至无法接受。在他们眼中,美的模式是可以刻意地做作以满足人为的需要,换句话说,什么都可以假的。不过他们忘记了残缺反映真实,也可能美,甚至更美。而且先哲柏拉图也说过:美,是难的。 以上就是乌托邦式的写作,这个概念还可推广到很多领域。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们应该把《楚门的世界》和《黑客帝国》之类的电影当做精神解毒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