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极痛

一周以来我的精神似乎都有些恍惚,外面的世界像天花板上的吊灯来回摇晃,记忆貌似不太真实。可当一踏进位于七楼的家,望着满地玻璃碎片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原来梦魇般的经历再一次新鲜地让我...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