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诗艺

旅人

还是要走,不过是灿烂夜空中一次错误而华美的交错 当时间的天枰倾斜,光阴定格在玉门关外的残阳,朔风卷走飞雪沉醉枝头的梦想 风霜似刀铭刻额头的纹路,停步只能仰望苍穹 指南针趋向的是简单...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