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我从《投名状》里看到了什么

投名状是一部大片,创下华语电影拷贝记录,一呼百应,如同刚刚过去的《色-戒》。我承认我们还是需要大片,但其实这本身就很扯淡。都冲着大片去,我花钱了,我显摆了,我小资了,我灵魂得到震撼了,很搞。电影总归是艺术的一种表现,可又有谁去关注诸如,《三峡好人》、《图雅的婚事》之类的小制作影片呢? 三个土匪纳下《投名状》,说什么“外人乱我兄弟者,必杀之;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整一出“桃园结义”。但与刘关张传世的异姓手足情实在有天壤之别,更多的是尔虞我诈,兄弟阋墙— 至死方休。可以共患难,却无法共享福,这在中国历史上也太普遍了。不如再看一看柏杨先生写的《丑陋的中国人》。如果导演要着力刻画人性复杂一面的话,是否需要3亿元来表现就很值得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