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远离

连日的炎热,周遭像一个沸腾的蓄水池 热力浸没到毛孔的末端,张大嘴巴吃力地呼吸 想象远离喧嚣的最后一片绿洲 整个世界是一团团臃肿的人群,要将人淹没 城市有无数的摄像头,幻化成放大镜 连一支老鼠都无法遁形 但彼此是隔膜的 正如伯格曼影片展示的内在景象 用拒绝的方式来表达呼唤,用否定来追求肯定 那些好多不值一提的事儿 黄昏小鸟掠过天空就是一例 时间不能停滞 要不,我们花大把光阴来谈论更多人不曾关心的问题 没人会在意,只要傻子才知道倾听 一直以为过去不曾允许人生归于平静 可惜最好的都要迫近黄昏、潜入夜晚、在无尽中迷离 四季更替像一个人无休止地絮叨 即使是穿越,也只呈现仿真的镜像 就当我们是沉默的垣,过客都将我们遗忘,现在走过第一千零一个 垣壁中渗出水 那是远离留下的最后印迹

习惯

灯下,一支蛾子鼓起最后的力量,扑向昏黄的光芒 翅膀扑腾起凝固的时间,余下刹那的喧闹 分明看到了一种存在的孤独,记忆中它们总是成群结队,嬉戏 远处,虫鸣在忧郁的故事中扮演一个被遗忘的旁白 这一夜枕着声音的模样 早已模糊的夜的眸子,告诉你时光在低吟中翻涌 彼岸的瞬间,这个季节,过去的,走不在故事续集的前面 歌者想做一个观众,那样,他便会习惯于倾听 如果我们都是局外人,在某个物是人非的路口 那些停留过的,还有那些匆匆走过的 坐着,站着,只要看着,都好 新年第一场雪,就将期望掩埋。难道,来年会开花吗?它一样会慢慢变老 越来越习惯这样的感觉:将陌生的往事化作现代的抒情,在迷失中找到自己 当讲故事的人渐渐熄灭的时候,近在咫尺的记忆飘如天空的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