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印刻文学生活志

初识INK是在外文书店的一个港台杂志展览上,很容易地被吸引。干净的封面、精美的纸张,当然最重要的是细腻、深邃、悠扬的文笔,“眼前一亮”不足以形容那时心情,应该是“开窗放入大江来”。文字皆为繁体,别说,源远流长的老祖宗遗迹是比一纸泛政治的国家规定来得亲切许多。简体是方便,不过也轻易地割裂了历史文化的传承。 时间所限我只粗略地翻阅了部分文章,而后虽然可以订购《印刻文学生活志》,但每一期近百元的高昂价格也不得不让我退避三舍。只能通过其官网http://www.sudu.cc/保持关注。很大的遗憾是编辑抠门,每期只发布其中一篇文章的全文,其余仅有目录。更大的不满是就这样一个怡情、哲理的文学杂志,尽然被那个可恶的GF网HeXie了。其实所读甚少,我还没有资格来谈及这本杂志。不过我至少可以在自己的博客中记录一点点和它有关的意识流。

第一次吃糖而已

粗茶淡饭,节衣缩食,上赶一回“吃糖”,好比川人常说的“打牙祭”,碰上了。于是乎,天如此蔚蓝,生活愿景如此广阔。没抒情呢,我在说貌似感天动地的《海角七号》。花了两口气来看此片,因为到快1小时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看懂。脑海残留的是开头一句,“CAO你MA的台北[国语]”以及不看字幕便完全不知所云的台语。我不得不借助网络,再仔细回顾一下电影简介。觉得我很笨,为什么豆瓣上那几百条评论都说得头头是道,唯独自己如坠五里雾中?要做一个正常读者[观者]都那么困难? 梁文道在《书城》2008年10月一期中有篇文章叫《正常读者》,他回忆说,“类似的智性屈辱,我后来一再地在其他报刊中领会得到。除了我,每个《信报》的读者都能理解科斯怎样分析公司;除了我,每个《百姓》的读者都对遵义会议了如指掌;……除了我每个《南方周末》的读者都对中国的户籍制度了然于胸。”我的水准当然比不过才子梁文道,有点“智性屈辱”似乎也很正常。另外,还发现一个问题,台湾电影于我简直就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