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乌托邦式写作与经典阅读

其实这个无厘头式的题目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说什么,遂将此文归于一个“速写主义”的分类。摆明是要找感觉。速写,谁都懂,另外个东东就悬了,从小到大,脑海里一把把的,貌似正常人类都还无法讲清。 冬天枯枝败柳的时候,公园里的那些永远不会开花的树丫上挂满了塑料花朵供游人观摩照相,既超现实又后现代。虚构的美成为本身该有的美,好像没有花的世界就是残缺和破败直至无法接受。在他们眼中,美的模式是可以刻意地做作以满足人为的需要,换句话说,什么都可以假的。不过他们忘记了残缺反映真实,也可能美,甚至更美。而且先哲柏拉图也说过:美,是难的。 以上就是乌托邦式的写作,这个概念还可推广到很多领域。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们应该把《楚门的世界》和《黑客帝国》之类的电影当做精神解毒剂。

没灵感

瞧,灵感这玩意儿多重要,没它,第一句过去就上气不接下气。西岸老不更新,除了得打拼混口饭吃,没灵感也是重要原因。讲笑话不错,可幽默细胞还不足以把大家逗乐。得,您顺着链接看郭德纲的最新相声《你压力大吗》,不乐回来找我。话说这郭德纲是真俗气,小偷小摸地痞流氓包圆,可大众审美从来就没有脱离低级趣味。TVCC春-晚是高雅,不过他们的相声你笑吗? 寻思这不行,我写回忆录吧。但在看了钱老的《写在人生边上》的一段话又打消了我的念头: 在创作中,想象力常常贫薄可怜,而一到回忆时,不论是几天还是几十年前、是自己还是旁人的事,想象力忽然丰富得可惊可喜以致可怕。 也一把年纪,那种碎碎念式的呓语写作,的确不再属于我了。 什么都玩不转,干脆来说灵感本身吧。大约灵感是文艺(宗教)过程中无意识因素的综合,古代巫师、诗人在灵感来潮时进入一种恍惚、迷狂的状态,达到与神的交流。缪斯神附体诗人写出好诗,这是柏拉图在《斐德若》篇提出的观点。而巫师通灵神的旨意,比如茜-藏噶厦政府和DL本人无不以乃穷寺的神巫晓谕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