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轿子小议

轿子算老古董了,据说早在汉代就有,把车子的轱辘“掐”掉就成了轿子。然车、轿并未完全分家,即使在北朝,轿子也叫做“肩舆”、“板舆”。“舆”这个字多形象啊,中间就有一辆车。古时,乘轿可不是大众消费,甚至是稀罕之物。唐朝便有明确规定,肩舆除了帝王乘坐之外,除非有病,为官者不得随便乘坐,只能骑马。此禁令直到五代时才有所松动,女子(贵妇)及官员乘轿逐渐平常开来。 为何反对官员坐轿?想不到吧,那些封建统治者竟然是出于“人道”立场!元祐年间,年迈的司马光“拜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免朝觐,许乘肩舆,三日一入省。”然“光不敢当”。宋朝宰相王安石也不愿坐轿,“自古王公虽不道,未敢以人代畜。”事实上,我很怀疑他们说这些话的初衷,是体恤民生疾苦呢,还是故作样子标榜自己道德操守呢?

命贱乎?

今天早上9点过就听说了成都动物园附近的9路车自燃,印象中这是本市第一次发生如此的惨剧。就如同在每一次灾难面前,生命似草芥,似露水,除了拖行30余米带血的脚印,人还能留下什么? 从小到大,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我都算一个标准的“通勤者”,经常乘坐公交,因为方便。前几年,成都公交推出一系列改革举措,比如刷卡乘车,改进车型等等。特别是改进车型,几乎一夜之间就淘汰了双层巴士,新引进的都是豪华空调大巴。据说,这和成都要树立城市形象有密切关系,毕竟双层巴士看起来很土(但双层车的安全系数更高)。不过豪华大巴有一个重大隐患:车窗都固定,如遇紧急情况,车门无法打开的话,那里面的乘客几乎无法逃生。今早上的自燃惨剧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更为要命的是,由于上下班高峰,每辆公交车都清一色地满载超员,乘客全部都是前胸贴后背,好多人就直接被挤在车门处。不出事则已,一出事肯定是大事。我曾经写过一篇日志 About taking bus and more 说的就是乘车恐惧,美国友人MAC和我一起挤车时说,(因为拥挤不堪)It’s horrible! 他来自一个美国小地方,觉得成都很时尚很现代,不过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他内向的性格还稍许有些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