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寂寞城市

寂寞城市表面不寂寞。冷雨的午夜,亦或更晚,“鬼饮食”鱼贯而出,有人在吃着早餐、午餐或晚餐。电视机里的美体广告回荡在每个孤独的房间,指尖飞快地敲击键盘,躁动在以数位方式传递:0101...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