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身体写作及其他

作者已死。结构主义大师罗兰-巴特(Ronald Barthes)于1976年向世人宣布:The Death of Author. 简而言之,不管作者意图如何,文本只有在原作者身上才具有[一义性],文本一旦呈现与读者互动的遭遇中,读者以自身的思考和文化脉络,创造意义,作品的终极意义不再重要。作者已死成就了读者之生。不过理论往往是灰色的,作者不会轻易地束手就擒,稍微改变一下叙事模式,就令读者不敢妄言。传统小说的叙事者多以全知全能者出现,偶也由主角和配角担当叙事者,而后现代小说中,叙事者身份便不再那么纯粹。 交互式文学。科技的发展使得文本有了新的表述语言,非文字、超文本、多媒体、时空错杂等,颠覆传统的创作与阅读方式给予双方自由的表达空间。作者好像真的“死”了,价值支点和统一人格都被取消了,人的行为完全出于“真我”。写作中的人格主体身份概念模糊,代之以“飘移的主体”— 无限可塑性。读者享有充分话语权的时候,对“真”“假”的判断也会出现偏差。突然想到了《黑客帝国》,不愧为史上最具哲学意味的电影。 身体写作。耶稣《福音书》中提到,引出内在的你,你将得救,不引出内在的你,留在里面的将毁灭你。女性主义倡导解放政治、情欲等,甚至连性别界限也在慢慢消融。法国女性主义学者西苏(Helene Cixous)在她的《美杜莎的微笑》中说,由于父权制文化一直占统治地位,妇女没有自己的语言,她只有自己的身体可资依凭。因而她主张“身体写作”、“躯体写作”。女性“通过身体将自己的想法物质化了;她用自己的肉体表达自己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