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9

二十亿光年的孤独

向着二十亿光年的孤独,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孤独有多长?好像一百年,一辈子。哦,还是你厉害,超越想象的二十亿光年。 去年八月,我看到了传说已久的青海湖,我写下了《静息》来纪念我当时的心情,那时恰好一直在读《金刚经》,所以里面有浓烈的佛系话语。 河流岩石千年的彼此诉说 影子挣脱喧嚣坠入时间的深渊 经幡所指的四面八方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三千大千婆娑在呢喃,在穿梭 我仿佛站在时间和生命的长河中,看到了一个人前世、今生和来世的足迹——视为轮回。不要轻易地去思考人生,至少不要轻易地告诉全世界你在思考人生,那样你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