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12th, 2018

即景

一 陌生的城市 雨水在头顶上行走 蒙拉丽莎的微笑 转身,狮身人面像 空的地穴 树叶在细语 蟋蟀弹奏风的琴 蛛丝复刻故事,又被人遗忘 想一个人的感觉 从满世界涌向时间不在场的街角 以月亮的轨迹 二 电线停在夏天的表层 闪电唤醒白天的梦游者 有时想穿过熟睡的大门 便可依偎呼吸的自由 曾经看见蓝色的太阳 长航在无声的荒寂 车窗已经生锈 明天来得更慢 一份苍白过期的电报 好久没有你的讯息 影子成了巨人 很快一切成了影子 三 相遇,眼睛是失落的天书 幽深,不可捉摸 然而一切都在流动 隧道里打开 无言和光的星座 冷冷的照明的困惑 孤独是一座花园 出现在现实之外恰当的位置 安静地,把我从忧伤中打捞

冰封

确切地说只剩下踱步 亮着白天的混乱 或者想当然的抚慰 汽笛挥手最拥挤的人群 一次机会还有一部未完工的电影 在心里循环地上映 习惯于轻掸星星上的灰尘 这没有理由的沉寂 在万花筒里跳舞 黎明前的每次蚀刻 都有翅膀试图高飞 火烫的暗夜在烧 冻雨之后无法详述 穿越整个世界跟着我的大街 夏天被加速度放逐 水不经意地流转是一场邂逅 念之所致,一步之遥 结果总在意外之外 迷雾中曾经有一双目光 让太阳凝固成怦然的闪烁 晶莹把我藏进它的皱褶 于是没有人看到精神的口袋 乌飞过客尽,我从海面撞向了地平线 未生的森林已静等自己数千年 永恒灰郁的寒风 冰封住所有的出口 荒野中踏出沉默的脚步 追随冰川透明的飞翔 但每天醒来,倏地发现身上都缝满了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