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18th, 2007

习惯性“垮死”

一把刀,一杯鹤顶红亦或一颗子弹,送给中国足球的有关人士 记住这两张让亿万中国人蒙受奇耻大辱的脸,一个是猪头,一个是狗头 中国球员是优秀的球员,只不过千里马遇上了屠夫 中国球迷是痴心的球迷,只不过脆弱的心再一次被打成了筛子 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过后是冰雹 天堂总无路,地狱之门却敞开着,听见阴森恐怖的笑,身体已经被钉死在第十八层…… [垮死:成都话,就是洗白的意思] 瘟酒吧: 傻逼在菜市场颠倒众生,我在默默无闻的织毛衣。 白一刀: 白日依山尽,傻逼织毛衣。 白一刀: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他妈这叫物以类聚,傻逼还给傻逼织毛衣。 North: 银笺别梦当时句,我比傻逼还傻逼。书生薄命宜将息,还给傻逼织毛衣。 North: 我在人世间默默无闻地当傻逼,你在菜市场颠倒众生地织毛衣。 猪蹄蹄: 恒源祥,羊羊羊,还给傻逼织毛衣。 瘟酒吧: 你比世博还世博,你还给世博织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