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关于《废都》

大概十多年前读过贾平凹的《废都》,原谅我小,既看不到思想性也读不出艺术性,贾平凹那欲言又止的“□□□□(此处作者删去××字)”成为那时最深刻的记忆。哥儿几个都在偷偷地读这本书,上课时用它来掩盖教科书,表面特专心学习的样子;让他们借,谁都不肯,于是我自己也想办法搞到此书,当然是地摊上的盗版了。现在看来,当年我们的劲头其实和阅读叱咤风云的《少-女-之-心》手抄本不遑多让。 而今,《废都》解禁了。新版发行方,作家出版社社长助理刘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不是解禁,请不要用‘解禁’这个词。”是不是“解禁”真是不用想的,90年代初能出现这样露骨的描写?!列举一段: 庄之蝶与唐宛儿,立于床边行起好事。□□□□□□(作者删去三百七十九字)这妇人沾着动着就大呼小叫,这是庄之蝶从未经历过的,顿时男人的征服欲大起,竟数百下没有早–泄,连自己都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