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诗艺

第101次错过你

有时我徙倚左岸长亭,静描 如烟似雾的过客,或者余晖中的你 等待串起一场雪国列车 只有开启没有终局   阿拉比依然在神伤 希望的鳞次栉比只许诺他一个光的缝隙 曼根姐姐的马尾...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