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30th, 2008

风雪难归路

晶莹剔透的雪花很容易勾起人们浪漫的情怀,但当大雪无情地阻断回家过年的热切时,人们唯一盼望的是太阳快出来。 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的外婆问我,都全球暖化了,怎么还那么大的雪?因为,演化总是向前发展的,一段时间的倒退也是正常的。我承认,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但还是不懂科学。狗日的,专家到哪里去了? 据说,南方的雪和北方的雪不是一个妈生的,于是北方的雪容易清扫,人们轻松地挥舞扫把;而南方的雪落地成坨,形态介于雪、霜、冰之间,人们只好绝望地扛起了铁锹。 雪灾引发了一个多米骨洛牌式的效应,交通运输、电力遭到大面积破坏,人们的基本生活也岌岌可危。中国聊以自慰的飞速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就如此不堪一击?不少人惊呼,《后天》来了。《后天》来没来,我不知道。我在想位于北极圈的那些地区,阿拉斯加、俄罗斯、挪威等一定过得是茹毛饮血、伸手不见五指的原始生活,因为风雪一至,电塔、电线就得蹬腿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