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过年札记

当人们习惯性地说,“北方一片雪花飘舞,南方则是春意盎然”,也许春天在你眨巴眼中就到了。万物复苏,辞旧迎新,其实重要的是赶紧掸掸身上的灰尘,学会忘却。 记忆中的过年似乎并未有多少改变,年夜饭、春晚、庙会……,不过“年”的味道仍然在消散。想不起多少年没有放过鞭炮,而且自己也早过了撒泼的年纪;总在强调保留传统、增强心理聚合,但可追溯至远古的将干燥的竹子丢进火堆的仪式,我们又以一张简单的法令禁之。如今,公安局满大街地贴上不许燃放烟花爆竹的告示却成为一个现代版的“掩耳盗铃”:作为了,你放吧,反正我耳背。小时候,大年初一我不会懒睡,因为一大早起身还可以捡到那些未燃的鞭炮。过年宴席早已不稀奇,也许国人饥荒惯了,满桌尽是大鱼大肉,素菜几乎难觅影踪,大吃大喝就是过年的物质文明。虽然各有各的吃饭,大抵还是相同:轮番请客。主客场、季后赛,从初一排到十五,每次饭局电话一响我就不免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