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海归该拿多少钱?

海归该拿多少钱?其实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难道群情激昂、七嘴八舌就可以改变海归的收入?RSS订阅中看到芒人摸象博客发了一篇题为《留学生真会三千块钱打发自己? 》的日志,博主以反诘的语气清晰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靠。说到立场,笔者也想表明一下:我有不少亲戚、朋友和同学在海外。我心目中,海归从来都是通体散发着耀眼的金光,他们有很强的自理能力、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应该受到相应部门的器重。然而现实中,似乎一切没那么简单。 其实就业环境已经大为改变。大概七八年前,当时国内的硕士就可以直分住房,获得一笔不菲的研究启动资金,而博士更不消说了,老婆就业,子女就读都一并解决。如今,连我们这样一个原来连硕士都不睁眼看一下的单位,每年硕士生的自荐资料堆成土坡,台上火星撞地球般玩命地PK为求一职,倒是我们胃口高了,与时俱进,准备向博士靠拢。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娇子中的娇子,清华北大的高考状元们毕业去卖菜、修理自行车…… 海归们又怎能”独善其身”?

還有誰來管“閑事”

記得兒時小區的氛圍是挺和諧的,鄰里彼此和睦,有事大家都能相互照應。安全更不必說了,鮮有小偷光顧,因為這里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只會被淹沒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初一那年某傍晚,有一個小偷悄悄地想把一輛自行車"順"出院壩,不料被發現了,只聽見一居民太婆高喊一聲"抓小偷",簡直是一呼百應、地動山搖。幾幢樓里的青壯年全都跑了出來,抄起各式家伙,棍棒、扁擔、搟面杖……小偷傻眼了:屁股后面有幾百個要逮他的人,只怪自己居然騎在了老虎背上。結果是明了的:幾頓爆拳總還是要吃的,真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不是居委會的同志站出來,立馬讓他到毛大爺那里去懺悔。片警也聞訊趕來,分開眾人,叫大家住手,手里的電棒一下子就讓小偷清醒過來,"叫你娃偷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