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上帝不接电话

其一。印象中,过往的每一段都会悄悄地在冻土深层萌发。 大街上远远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庞,同学李。七年前在车站碰到过她,假装没看见。N年前小学时,很要好;而后朦胧色彩的信件延续了整个...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