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This category contains 142 posts

推荐一些英文报刊

最近有人向我问起能否推荐一些比较好的英文杂志,以供欣赏和学习。我此时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学习当中我们都会遇到的问题。外文报刊阅读早就是外语专业的一门必修课。掌握一些报刊杂志行文的技巧或思路是非常重要的学习体验,另外我们了解当今海外的人文、历史、新闻、政治等等最直接、最快捷的途径就是通过国外的新闻媒体。捧一份国外的报纸或一期期刊在手阅读曾经是我读大学的一个梦想。(我们现在有很多方式可过得国外报刊。) 我国也有很多本土的英文报刊杂志,其编写者大多为中国人,他们的英语水平自然是非常高的,不过本族人外文能到的最高境界是native-like,也就是说你和真正以英语为母语的老外还是有区别的,这个大家可以在这些报刊当中有所感觉。完全不看本国的新闻报刊是不太可能的,条件也不允许。我根据个人经验,作些推荐,供大家参考。 一般的英文爱好者看看《二十一世纪》英文报纸就很不错了,它是china daily 旗下专门针对年轻人或大学生的英文报纸,内容也比较时尚切合大学生生活。

民调显示:奥巴马2008没戏

最近好像网络情况有了改善,我忙不迭地开始浏览一些国际网站,搜索感兴趣的新闻。对时事新闻关注的朋友一定注意到了美国2008总统选举已经在拉开大幕。民主党蛰伏多年,摩拳擦掌,党内有两位呼声很高的总统候选人,一位是美国前总统克 夫人– 纽约州参议员希拉里,另外一位是新鲜出炉的,来自伊利诺伊州年轻政治明星– 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也是国会现在唯一的一位非洲裔黑人参议员。著名的《时代》周刊在2006年10月把他作为封面,详细叙述了他之所以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统的原因,其政治前途似乎一片光明。无论这二位哪一个能成为美国下一界总统都将创造美国新的历史。 不过奥巴马要击败希拉里成为党内唯一候选人的希望看起来并不明朗。我第一次看到他全名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他是穆斯林的后裔?果不其然,奥巴马有穆斯林的背景,而这也是他一直在隐瞒、抵赖的。 美国国内很多关于总统选卷的民意测验都预示着他将失去至少一半美国民众的选票。或许他不敢公开承认自己的穆斯林背景– 他曾经在某个时段内是一个穆斯林信徒。而他现在宣称自己是一个基督教信徒。

《批评的解剖》读书笔记(一)

我几乎是怀着膜拜的心情来阅读弗莱(Northrop Frye, 1912- 1991)的《批评的解剖》。早在我关注国内《圣经》文学研究成果的时候,弗莱的名字就不时地出现。关于弗莱在此我就不再过多的介绍,他不但是加拿大文学理论界的骄傲,而且也是整个英语世界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学批评家之一。在他生前已有评述他的文章和著述数百种;他逝世以后,西方学界又掀起了一个接一个的研究他的热潮。弗莱主要著作共有26种。最为经典的有《威严的对称》、《批评的解剖》、《伟大的代码》和《神力的语词》等。他的著作是研究《圣经》文学、神话原型批评、文学人类学等学科必看的。 本书由百花文艺社出版(全译本),陈慧、袁宪军、吴伟仁翻译,定价26元。 希望自己能够趁着阅读这本书的契机,能够较为全面的了解这位文学批评巨擎博大精深的思想火花。

圣经随谈

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科研和学术成果来说,总是男性研究者居于领先地位,女性研究者寥寥无几。那么再以教书领域来看,吸引学生的还是以男性居多,特别是一些较为专业的课程,如文学类课程。当然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深究的必要,毕竟阐发的完全是一家之言,说不定别人不会这样认为。我只是想说我们的西方文学思潮老师(文学博士)的确是一个渊博且魅力的人。 那天说道《圣经》的问题,《圣经》是一部鸿篇巨制,其实有不少东西是我们忽视的。《圣经》分为《旧约》和《新约》。《旧约》事实上是犹太教的圣经,《希伯来圣经》,而基督教新教的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天主教、东正教的圣经还包括《次经》。(说不定还有次次经,外经,伪经等等)基督教新教最初则是犹太教的一个异端派别,其创始人耶稣宣扬不同犹太传统的教义最后被钉死十字架,其门徒恪信耶稣复活升天,超凡入圣,继续宣传其教义,慢慢才形成今天的基督教派系。

西部牛仔(1)

 一群特殊的人 绵延纵深的落基山脉是他的家园,苍天为被,大地作床。骑在马背上的美国牛仔是生活在广袤西部的先行者。他们出生的时候肤色往往是白色的,在炎热阳光,风霜雪雨的自然作用下,他们变得黝黑黝黑的,不过很少有人会介意。他们几乎不会读书写作-这些并不重要!他们要求的素质与众不同: “He had to know something about cow psychology I mean, know what a cow’s idea are. I won’t say what her thoughts are, because she didn’t have any more thoughts than the average man has, but she has instincts. Now, a cowman didn’t have to own cattle, but he had to know catt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