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语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1 posts

沮丧

突然自己很沮丧,难以名状的沮丧,天空的浮云如此飘渺,尘世中的我犹如一只小小的蚂蚁,蹒跚爬行。使劲儿地吼,可声音离身一尺便如一块砖头重重地摔了下来。俯瞰芸芸众生,映入眼帘的总是那躁动的肉体、灵魂和欲望。 一开始学外语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不要和老外谈politics,因为这是西方人的隐私,好像一提到这个老外就很不爽。由于专业的关系平时接触了很多老外,令我差异的是,稍微熟悉一点,他们都要谈论politics, 滔滔不绝。Robert是这样,Johnson 是这样,Mac是这样,Eric还是这样……然而话题末了的时候,他们都会耸耸肩,Politics makes me frustrated. 我清晰地记得Mac摊手,耸肩,撅嘴一气呵成的连贯动作,而后他会说, Let’s change a topic. 因为politics虽然让大家肾上腺素分泌陡然增加,但迅即让人觉着釜底抽薪一般,一切都是P话。好似一种情形:去迪吧热舞,与美女摩肩接踵热血沸腾,舞会散场的时候,买醉的你出门,迎面吹来一阵寒风,才发现与你相伴的唯有影子,虽然它拉得好长。

闲话日本

今天在彭雷那里看到一篇非常有意思的日志《一样的日本》 ,似乎这个题目就能直接折射出作者的某种态度。关于日本我想先说一下题外话。本人是E文毕业,二外选的是日语,理由很简单:疯狂迷恋《东京爱情故事》,那首主题曲《突然发生的爱情故事》即使到今天也仍然能让我感动,而女主人公赤名莉香干脆就是梦中情人。所有的同学都在踊跃地发表自己对剧情的看法,对男主角永尾完治模棱两可的爱情态度极为不满。他们最终手放开的一刹那好多人都快哭了,谁会说,讨厌日本?再比如那些儿时看过的精彩动漫,《圣斗士》、《七龙珠》、《阿童木》、《森林大帝》、《侠探寒羽良》、《北斗神拳》……哪一部不令人回忆起童年的美好时光,谁会说,仇视日本?想买电器设备了,眼睛总盯着日本品牌:索尼、松下、三菱、富士、丰田……谁又会说,狗日的小日本?

关于香港回归十年

學過政治的朋友都知道,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說,他們需要的是安定舒心的生活,比如,無經濟上的后顧之憂,子女能夠讀書就業等等,這也是最大的政治。除此之外,還要有平等自由的精神訴求和滿足,比如,不一定有錢,但生活愜意、釋然,你有自我表達的空間,而不會畏首畏尾這也不能說,那也不能講。香港回歸十年後,香港人民的這兩種需求,在我看來,基本達到了。國內多數媒體都轉載了新浪發布的《美时代周刊用25页篇幅认错:回归未令香港死亡》一文。在香港回歸十年之際,美國主流媒體對香港這十年的發展持肯定態度。需要指出的是,筆者不認為美國《時代周刊》大篇幅的在道歉,他們只是客觀的報道了香港良好的發展態勢,東方之珠魅力依舊。[有興趣的朋友最好看一看原文:Sun shine with Clouds. 其實標題就可見端倪]。也就是說,香港人民的第一個訴求是有相當保障的。至于第二個訴求,大家最好讀一讀《南方周末》發表的《你可能不知道的香港:規則大于潛規則》一文。該文從非物質層面詮釋了當今香港動態。

本博友情提示

本博今日遭遇了建立博客以來最為古怪的事情,其他的朋友都能看到我的博客,唯獨我自己不能,但是我可以訪問其他幾乎任何的網站,你覺得神奇不?最終的回復說是線路問題。現已修正。 本博已經是驚弓之鳥,還是首先從自己身上找問題吧。于是進入wordpress的后臺,手動一條一條地把一些senstive comments進行清理。當然不會刪除大家的留言,留言是交流,是學習,可以找出自己的不足,鞭策著本人前進。我只是把那些關于頭文字G的相關評論做了技術處理,全部都以問號來代替,還請各位海涵。哎,有好多這樣的評論,耗費我一個多小時,累得夠嗆。所以這里本博無可奈何地對大家說,留言時請 不要涉及那些sensitive key words, 真地哪一天風云突變,大家都沒得玩了。如果您真地不小心留下了諸如此類,我也只好手動來處理了。還要對shn同學說聲抱歉,雖然不一定是key words 惹的禍,但我此刻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希望可以早日解封。 最后要開罵一下。我在WP中國論壇留下了關于老外抄襲Hoofei模板問題的自己的評論,當然這個事情早已經過去了。無論是反方還是正方大家都是人民內部矛盾,沒什么大不了的,下来還是朋友。比如對Yskin,我仍然是尊敬的。今天清理評論的時候,發現那個老外給我留下這樣的話(當時沒注意):Andiz | andiz@amsterdamn.org | Hi there Scottie,

这是一个说再见的季节

今天中午Eric給我打電話,本周六他將動身前往上海去做一個高級中學的外教,大概三個月左右。然后去浙江,仍然做一名中學外教,還要負責該校英語老師的美國當代文化的培訓工作,在那里可能至少要呆上一年。在這些地方他都能拿到較高的薪水,衣食無憂,怪不得電話那頭的他充滿期待,他的中國之行繼續,精彩人生拉開帷幕。很顯然,他再次回到成都的機會已經很小了,不過我們倆經常都會用到一個表達,Never say never. 他邀請我加入了他的facebook的朋友列表,這樣只要我們還要上網,無論天涯海角,彼此的聯系就不會中斷。電話要掛的時候我告訴他,Eric, you are my good friend. 下午去理發。發型師譚羅告訴我,他很有可能要離開這個理發店,因為他想趁著年輕,自己出去闖一番天地。他還有好多夢想:開一家高級理發店,去香港接受進一步的美發培訓,開公司,涉足其他的領域……我臉上陪著笑但心里非常失落,譚羅是我長這么大以來遇到過的手藝最高超的發型師,事實上他就是該店近20位發型師的翹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