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语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0 posts

還有誰來管“閑事”

記得兒時小區的氛圍是挺和諧的,鄰里彼此和睦,有事大家都能相互照應。安全更不必說了,鮮有小偷光顧,因為這里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只會被淹沒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初一那年某傍晚,有一個小偷悄悄地想把一輛自行車"順"出院壩,不料被發現了,只聽見一居民太婆高喊一聲"抓小偷",簡直是一呼百應、地動山搖。幾幢樓里的青壯年全都跑了出來,抄起各式家伙,棍棒、扁擔、搟面杖……小偷傻眼了:屁股后面有幾百個要逮他的人,只怪自己居然騎在了老虎背上。結果是明了的:幾頓爆拳總還是要吃的,真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不是居委會的同志站出來,立馬讓他到毛大爺那里去懺悔。片警也聞訊趕來,分開眾人,叫大家住手,手里的電棒一下子就讓小偷清醒過來,"叫你娃偷東西!"

不爽

我很孤陋寡聞:一向以為那個頭文字G的防火墻主要就是把politically sensitive issues 和 porn sites 給干掉,也就是說不觸及這兩個那么就會相安無事。 最初DIY my own wordpress blog就是從申請免費虛擬空間開始的,而國內基本上沒有這種服務(50M空間都要收費!);如果沒有免費虛擬空間,我很難像今天一樣成為一個真正獨立的博客。可沒想到最近N個國外的免費虛擬空間竟然集體down. 包括 www.my-place.us , www.10gb.com, www.phpnet.us , www.freehostia.com , etc.沒有必要再列舉更多了,我使用了代理服務器訪問利用這些虛擬主機做的博客,結果是都能瀏覽。不清楚這些國外的虛擬主機商又犯了哪條王法,反正就是被那個頭文字G給過濾掉了。在我的慫恿下,一位同事本來也準備建立wp博客,這種情況也只好作罷,中國wp陣營又少了一位潛在的成員,可惜。

回YSKIN关于5thirty主题事件

YSKIN, 我敬重你是WP的高人,并不愿意和你有什么争执,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1. 我不是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我没有这个能耐,请你擦亮眼睛。什么年代,只允许一家之言?容不得别人有不同看法?? 2. 按照你的逻辑,抄袭和盗版可以全然分开,于是乎,抄袭一个WP主题成了极端可耻的行为,丢脸丢到太平洋彼岸;而盗版作为另外一种奇怪的行为,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什么诡辩??? 盗版不可以被称为全然的抄袭或剽窃吗? 看来你是学汉语言文学的。你先前的帖子还说”拿单位几只笔,引申就可以去抢银行”,拜托,这不是逻辑!此观点对 tian987 同样适用。 3. 我理解原作者的愤怒之情,但我认为有关各方完全可以友好解决,大可不必马上就将猛烈的炮火对准自己的同胞,向全世界表明自己正义卫士的立场。比朝核六方谈判更难吗?我也注意到现在基本上没有chinese wp users 在公然地继续使用5thirty 的主题。当事一方已经公开地在自己博客上诚恳地作出了道歉,怎么,还要扭送国际法庭??

Eric

晨,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是eric, 只听见他说 i am on the new campus! 吃了一惊,第一反映是他跳槽了。问:你的工作合约不是还没到期吗?电话的那一头也很差异,怎么会这样问?忽然明白了:他只不过是在新校区。 他很开心,一个崭新的校园,绿树成荫,空气清新;一个劲儿地表示比城里好,开阔宁静,就想呆在那里。 最初的反应是潜意识的,因为想告诉他:大概7月份,合约期满,请另高就。他的命运早在三月份就决定了。 他比较内向,可能跟成长的环境大有关系。他来自于美国一个偏僻的小镇,父母亲属于低收入者,且身体有恙,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自己的住房。国人总以为美国人都是富有的,疏不知,生活窘困的也大有人在。

轨迹

出于便捷的需要,又重新登起自行车,每日行走的道路是我曾经六年不变的两点一线:家-九眼桥。哦,我真是太熟悉了,每处的一草一木。好像还是有陌生的感觉,道路变宽了,老建筑这些老家伙早已随风而去,也许记忆还能重拾,但终究是一块一块的残片。我到了梦寐以求的母校旁边的那所学校,虽然我所有的志愿都在重庆,但这个地方一直是我心中的圣地。穿行其中,我已经是它的一份子,但是没有我觉得我应该具备的归属感。那六年无数次的通过母校的小门就到了那里,一次一又一次地感受高校的气息,如今当我身临其境,却恍如一梦,它离我那么近,然而我不再觉得它亲切。是不是经历了那些个青葱岁月,蓦然回首,感性的细胞开始麻木? 教授们看来也有点撑不住了,讲解开始潦草,不过指定参考阅读书目的时候还是掷地有声的。可苦了酷暑下的我们这些老同学,抢馊稀饭般地涌向各个校园书店,唉,不少人还是处级干部。我争不过他们,只好骑车在市区四处寻找。我感觉每到一处我都处于新旧变更的慨叹当中(我很多年没有骑过自行车了),原来的那些四通八达的小巷都去哪里了?!我可以从打金街穿到滨江路,那可是九曲十八拐啊!人民南路的大型书市半年前就不见了踪影,害我扑空,问某老板回答是”一去不复返了”;现代化在使我们享受便利的时候,竟然割裂了文化历史的传承。我很同情年轻一代(当然他们可能也同情我),他们不知道我们小时候种种天真烂漫的童趣,以及我们无法抹去在我们父辈身上也能看到的众多传统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