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admin has written 278 posts for 道天如是觀◎西岸

素面朝天

剛剛接觸WP的時候,看到別人主頁上漂亮的LOGO,炫目的音頻播放器,精巧的板塊,etc. 以為神奇,當時在想什麼時候我的WP也可以那樣啊。隨著WP知識的豐富,自己基本也能做出那樣的效果,上一個使用的模版就體現了這種指導思想:怎麼花哨怎麼弄。於是什麼東東都有了:郵箱、豆瓣、Flickr圖片、音頻/視頻播放器、RSS圖示、計數器、BOX存儲箱、線上留言器、版權申明,等等,哦,我還投放了google的假廣告,讓人誤以為我加入了google adsense的推廣。自己都感覺眼花繚亂。 < 在關注其他網友(國內、國外)的WP博客時,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幾乎沒有人像我這樣把主頁鼓搗地花枝招展,很多人都是比較簡潔的,特別是老外!而這些人大多都是電腦高手。花哨時間一長,很容易讓人視覺疲勞,而簡潔卻帶給人清爽。這正應了時代潮流:返璞歸真。住在城市的人一有閑都喜歡到遠郊去親近自然,原來上不了桌的野菜現在卻成了奢侈品,更不要說如今的設計理念簡約占主流。 p>

重读黑客帝国(1)

毫无疑问,黑客帝国(The Matrix)是有史以来最具哲学意味的电影。该剧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考验着大众的思维极限;大量关于该剧的网站和论坛蔚然成风,甚至出现了独具魅力的”黑学”现象。我自己也是该剧的忠实拥趸之一,每次观看以后,都有种一吐为快的冲动。 黑客帝国早已成为了电影史上的不朽传奇,最近想要撰写一篇关于黑客帝国的后现代解读的文章,于是就重看黑客帝国三部曲,拉拉杂杂地在此发表一些想法。 生活在矩阵里的人类被所谓的现实所迷惑,也就是现实的感官世界,这里有着我们现代人熟悉的一切物质生活,事实上,他们是躺在超级计算机系统里面的培养器里,脑后接驳着母体。一切都是灌输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这很容易地让我想起柏拉图著名的洞穴故事。

和美国佬打交道

如果你喜欢他,送他到纽约 如果你恨他,送他到纽约 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它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诱人之处,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美国早就被称为melting pot,很多中国的留学生都会把美国当作毫无疑问的首选目的国。昨天一个同学聚会说起原来的同班同学近况(初中),结果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班上原来40多个同学去过美国的有一半多,已经拿到绿卡的就有10多个,魅力可见一斑。当然要去美国还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在911之后,美国签证制度愈发严格。亚洲地区当中,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容易获得签证,而中国比较有难度。去美国的我认识的人当中有各种情况,首先是直系亲属在美国,好几个朋友都是父母去了美国,当然他们也就顺理成章;然后是技术移民,应该是美国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吧,我知道的有学生物的,化学的,电脑的,数学的,可没有一个是学英语的,英语看来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工具而已,但各位更应该学好外语;很常见的还有通过GRE, TOFEL这样的国外英语考试出国,感觉去美国留学GRE是一条对普通人来说是非常可行的,我的好几个同学都是这样去的美国,当然前提是外语相当好,GRE考试成绩要至少2000以上(听说中国高中生现在可以直接参加美国"高考",出国似乎又有新的渠道);剩下的当然是去美国探亲、公干之类的美国一游。美国不是中国的旅游目的国,所以要自费去那里旅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签证如果被几次拒签的话,很有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Eric

晨,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是eric, 只听见他说 i am on the new campus! 吃了一惊,第一反映是他跳槽了。问:你的工作合约不是还没到期吗?电话的那一头也很差异,怎么会这样问?忽然明白了:他只不过是在新校区。 他很开心,一个崭新的校园,绿树成荫,空气清新;一个劲儿地表示比城里好,开阔宁静,就想呆在那里。 最初的反应是潜意识的,因为想告诉他:大概7月份,合约期满,请另高就。他的命运早在三月份就决定了。 他比较内向,可能跟成长的环境大有关系。他来自于美国一个偏僻的小镇,父母亲属于低收入者,且身体有恙,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自己的住房。国人总以为美国人都是富有的,疏不知,生活窘困的也大有人在。

流水帐开张

突然很想记一些生活的鸡毛蒜皮,谓之流水帐,我以前好像从未这样做过。讲讲支付宝龙卡吧。本来我跟网络购物是绝缘的,因为里面的商家在我眼里都是JS. 海底电缆出事儿的那些日子,我无数次的在考虑购买虚拟空间的可能性,有不少提供商都要求支付宝付款。我开始研究这个陌生的"课题",一头扎进网络两个多星期,终于下手了。我是在家附近的建设银行办理的。当时大厅好像并没有多少人,我却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办事效率啊)轮到我的时候,一个涂脂抹粉的摩登女郎如脱兔一般冲到我前面,我正纳闷了银行职员告诉我,"不好意思,她是贵宾卡用户,稍等。" 我大学在重庆毕业的,多而不少有了一些重庆崽儿的火爆脾气,不过那时我忍了,她脂粉味太重了,算了,我说不定是要和"二奶"之类的发作,没意思。(后来觉着我至少应该向那职员抗议一下,你贵宾卡就去大户室嘛?干嘛放下身段来我们小百姓中间加塞) 好在她时间不长,我把相关的资料交给了柜台,要填多张表格。就在办理过程中,一位40-50岁的中年妇女兴冲冲地过来,说,"乘他填表顺便把我的银行卡办了吧?"我有点忍不住了,"摆脱,别qia wei"回答是"我是乐当卡",我也不甘示弱,"管你什么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