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admin has written 272 posts for 道天如是觀◎西岸

轨迹

出于便捷的需要,又重新登起自行车,每日行走的道路是我曾经六年不变的两点一线:家-九眼桥。哦,我真是太熟悉了,每处的一草一木。好像还是有陌生的感觉,道路变宽了,老建筑这些老家伙早已随风而去,也许记忆还能重拾,但终究是一块一块的残片。我到了梦寐以求的母校旁边的那所学校,虽然我所有的志愿都在重庆,但这个地方一直是我心中的圣地。穿行其中,我已经是它的一份子,但是没有我觉得我应该具备的归属感。那六年无数次的通过母校的小门就到了那里,一次一又一次地感受高校的气息,如今当我身临其境,却恍如一梦,它离我那么近,然而我不再觉得它亲切。是不是经历了那些个青葱岁月,蓦然回首,感性的细胞开始麻木? 教授们看来也有点撑不住了,讲解开始潦草,不过指定参考阅读书目的时候还是掷地有声的。可苦了酷暑下的我们这些老同学,抢馊稀饭般地涌向各个校园书店,唉,不少人还是处级干部。我争不过他们,只好骑车在市区四处寻找。我感觉每到一处我都处于新旧变更的慨叹当中(我很多年没有骑过自行车了),原来的那些四通八达的小巷都去哪里了?!我可以从打金街穿到滨江路,那可是九曲十八拐啊!人民南路的大型书市半年前就不见了踪影,害我扑空,问某老板回答是”一去不复返了”;现代化在使我们享受便利的时候,竟然割裂了文化历史的传承。我很同情年轻一代(当然他们可能也同情我),他们不知道我们小时候种种天真烂漫的童趣,以及我们无法抹去在我们父辈身上也能看到的众多传统烙印。

一个菜鸟的wordpress之路

其实很早就知道blog这个东东了,(在美国的一份刊物上看到的) 不过也不是很在意,不就是记录一点流水帐之类的网络笔记吗?而且国内也没有形成气候。突然有一天知道一位朋友在MSN上开了自己的name.spaces.msn.com,读了他的文章,这才发现原来blog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MSN空间给我留下了深刻且美好的印象:它精致乖巧,让人觉得这是自己一个温馨的网络精神家园。我当然步其后尘,马上注册开了一个,然而由于很多设置都搞不清楚,甚至于上传图片都成了个“科研课题”,我的MSN空间很快就闲置了。 真正弄博客是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之前,我是个球迷,我想记录世界杯的点点滴滴应该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况且电脑知识也开始丰富了,不再是个超级菜鸟。哦,我太天真了,熬夜看球哪还有时间照顾博客!随着8进4阿根廷的出局,带着对蓝白剑条衫无尽的怀念与叹息,我的又一次世界杯结束了,只得期望下一个四年。倒是世界杯一过,对博客的热情开始加温。我在新浪,雅虎,GooglePages,MSN, 和迅都开了博客。新浪上写了两篇日志就放弃了,不喜欢它的界面;雅虎一篇文章没弄,只有雅虎注册用户才能留言,而且全是E文,几乎不可能与国内的普通网友交流;GooglePages服务器太不稳定了,很多时候根本打不开;MSN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家碧玉”,曾经以为这应该是我一个长久的很私人的空间,以后发生的故事大家都知道,MSN突然一天换了界面,成了Live Space,我有种被奸商欺骗的感觉,没过多久我就对MS说了再见!和讯成了我一直坚守的阵地,我已经退无可退,虽然它的模版至今让我相当不爽。

圣经叙事

圣经首先肯定是一个宗教性的著作,但是它包含律法、家族谱系、历史、神话、寓言、传说、诗歌等多种文体。我们可以从各个角度对圣经进行阐释,如宗教、历史、文学等等,当然无论是哪个角度,一个人穷尽一生恐怕也难以完全阐释清楚。对于文学爱好者来说,我们主要还是应该注意圣经的文学阐释。 关于圣经文学性的研究历史并不长,主要发生在20世纪,因为在此之前圣经一直都被视为宗教经典,本身并不作为文学作品。这里要提到的是犹太学者Erich Auerbach (20世纪40年代),他在二战期间条件极为艰难的情况下,独立撰写出了划时代的文学评论专著《模仿:西方文学中对现实的表现》(Mimesis: The Representation of Reality in Western Literature),这部著作中,圣经的文学性和文体的独特之处得到首次专业分析,最重要的是第一章“奥得修斯的伤疤”,从而开启了后世的圣经文学解读。应该指出的是如果圣经的文本作纯文学的解读,不顾及历史因素和宗教教义等问题的话,圣经解读将会成为一种不负责任的文字游戏。 圣经文学研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斯腾伯格的大作《圣经的叙事诗学》,他创造性地提出圣经叙事的三个操作原则。1. The Historiographic Principle  2. The Ideologic Principle 3. The Aesthetic Principle.  简单说来:圣经不是纯文学,圣经要宣扬 Truth Claim,圣经的作者视历史真实性高于美学和其他考虑;圣经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性质;圣经不满足于简单的说教方式而是选择文学的复杂表现手段,谜团处处有,圣经叙事具有美学考虑。

Being Nobody

We are taught from our childhood to make a name in the world, to become well-known, successful or somebody special. Every child is poisoned with the idea of being somebody, and the simple reality is that we are still nobodies. And the reality is tremendously true to some extent. Just to be a nobody brings […]

苏格兰

最近要参加河北大学 曹明伦教授一个讲座《语言转换与文化转换》,事先收到一个题为Scotland 的短文,估计是曹教授会以这个文章来谈论一些相干话题,自己闲暇之余就试着翻译一下,时间短暂可能多有谬误。 As you linger on the mountain pass to admire the rugged reflection of Beinn an Lochain in the waters of Loch Restil, spare a thought for the weary sheep drovers who used to pause here for breath after the long steep climb from Loch Fyne. “Rest and Be Thankful” is the na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