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admin has written 276 posts for 道天如是觀◎西岸

和美国佬打交道

如果你喜欢他,送他到纽约 如果你恨他,送他到纽约 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它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诱人之处,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美国早就被称为melting pot,很多中国的留学生都会把美国当作毫无疑问的首选目的国。昨天一个同学聚会说起原来的同班同学近况(初中),结果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班上原来40多个同学去过美国的有一半多,已经拿到绿卡的就有10多个,魅力可见一斑。当然要去美国还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在911之后,美国签证制度愈发严格。亚洲地区当中,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容易获得签证,而中国比较有难度。去美国的我认识的人当中有各种情况,首先是直系亲属在美国,好几个朋友都是父母去了美国,当然他们也就顺理成章;然后是技术移民,应该是美国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吧,我知道的有学生物的,化学的,电脑的,数学的,可没有一个是学英语的,英语看来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工具而已,但各位更应该学好外语;很常见的还有通过GRE, TOFEL这样的国外英语考试出国,感觉去美国留学GRE是一条对普通人来说是非常可行的,我的好几个同学都是这样去的美国,当然前提是外语相当好,GRE考试成绩要至少2000以上(听说中国高中生现在可以直接参加美国"高考",出国似乎又有新的渠道);剩下的当然是去美国探亲、公干之类的美国一游。美国不是中国的旅游目的国,所以要自费去那里旅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签证如果被几次拒签的话,很有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Eric

晨,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是eric, 只听见他说 i am on the new campus! 吃了一惊,第一反映是他跳槽了。问:你的工作合约不是还没到期吗?电话的那一头也很差异,怎么会这样问?忽然明白了:他只不过是在新校区。 他很开心,一个崭新的校园,绿树成荫,空气清新;一个劲儿地表示比城里好,开阔宁静,就想呆在那里。 最初的反应是潜意识的,因为想告诉他:大概7月份,合约期满,请另高就。他的命运早在三月份就决定了。 他比较内向,可能跟成长的环境大有关系。他来自于美国一个偏僻的小镇,父母亲属于低收入者,且身体有恙,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自己的住房。国人总以为美国人都是富有的,疏不知,生活窘困的也大有人在。

流水帐开张

突然很想记一些生活的鸡毛蒜皮,谓之流水帐,我以前好像从未这样做过。讲讲支付宝龙卡吧。本来我跟网络购物是绝缘的,因为里面的商家在我眼里都是JS. 海底电缆出事儿的那些日子,我无数次的在考虑购买虚拟空间的可能性,有不少提供商都要求支付宝付款。我开始研究这个陌生的"课题",一头扎进网络两个多星期,终于下手了。我是在家附近的建设银行办理的。当时大厅好像并没有多少人,我却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办事效率啊)轮到我的时候,一个涂脂抹粉的摩登女郎如脱兔一般冲到我前面,我正纳闷了银行职员告诉我,"不好意思,她是贵宾卡用户,稍等。" 我大学在重庆毕业的,多而不少有了一些重庆崽儿的火爆脾气,不过那时我忍了,她脂粉味太重了,算了,我说不定是要和"二奶"之类的发作,没意思。(后来觉着我至少应该向那职员抗议一下,你贵宾卡就去大户室嘛?干嘛放下身段来我们小百姓中间加塞) 好在她时间不长,我把相关的资料交给了柜台,要填多张表格。就在办理过程中,一位40-50岁的中年妇女兴冲冲地过来,说,"乘他填表顺便把我的银行卡办了吧?"我有点忍不住了,"摆脱,别qia wei"回答是"我是乐当卡",我也不甘示弱,"管你什么卡!"

A Bookstand

One afternoon in 1992 Chengdu lay in the burning sun. I was walking idly at a free market nearby. There the salesmen, shopkeepers were speaking in high and rhythmical tones; and overwhelmed by the heated atmosphere, the buyers seemed to be never satisfied with their temporary bargains. It was extremely noisy and stuffy. Heading along […]

轨迹

出于便捷的需要,又重新登起自行车,每日行走的道路是我曾经六年不变的两点一线:家-九眼桥。哦,我真是太熟悉了,每处的一草一木。好像还是有陌生的感觉,道路变宽了,老建筑这些老家伙早已随风而去,也许记忆还能重拾,但终究是一块一块的残片。我到了梦寐以求的母校旁边的那所学校,虽然我所有的志愿都在重庆,但这个地方一直是我心中的圣地。穿行其中,我已经是它的一份子,但是没有我觉得我应该具备的归属感。那六年无数次的通过母校的小门就到了那里,一次一又一次地感受高校的气息,如今当我身临其境,却恍如一梦,它离我那么近,然而我不再觉得它亲切。是不是经历了那些个青葱岁月,蓦然回首,感性的细胞开始麻木? 教授们看来也有点撑不住了,讲解开始潦草,不过指定参考阅读书目的时候还是掷地有声的。可苦了酷暑下的我们这些老同学,抢馊稀饭般地涌向各个校园书店,唉,不少人还是处级干部。我争不过他们,只好骑车在市区四处寻找。我感觉每到一处我都处于新旧变更的慨叹当中(我很多年没有骑过自行车了),原来的那些四通八达的小巷都去哪里了?!我可以从打金街穿到滨江路,那可是九曲十八拐啊!人民南路的大型书市半年前就不见了踪影,害我扑空,问某老板回答是”一去不复返了”;现代化在使我们享受便利的时候,竟然割裂了文化历史的传承。我很同情年轻一代(当然他们可能也同情我),他们不知道我们小时候种种天真烂漫的童趣,以及我们无法抹去在我们父辈身上也能看到的众多传统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