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admin has written 276 posts for 道天如是觀◎西岸

WordPress如何生成標簽云?

居然有人向我問起WP的技術問題!我真的是菜鳥啊。在側邊欄(sidebar)生成一片花花世界算是我使用wp的一個小小的夢想吧。之前瀏覽了一些相關技術文章,可能我很笨,反正試驗都失敗了。這一次偶然來到一老外的網站software guide,標簽云突然就這樣做成功了。以下是我的經驗:(本文只針對和我一樣的wordpress的入門學員) 1. 在后臺停用原來裝載的 Utimate Tag Worrior 或Jerome’s Keywords,可能不少人都裝有這兩個插件,停用當然是為了避免插件沖突。 2. 下載兩個新的Tag插件,simple-tagging (Download 1) 和 simpletagging-widget (Download 2), 解壓得到這兩個文件(插件) 3. 用FTP工具將這兩個插件上傳到wordpress的plugins目錄,在后臺激活。

徐靜蕾,太有才了

附件:静蕾简体字 下载(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怎样安装哦。算了还是说一下吧,解压这个文件包得到 xujinglei.font 的文件,然后点击c盘, windows, fonts, 把这个文件拖进去就可以自动安装了,然后你会在你的word 文档中看到这个新的输入法。 本文就是用的静蕾简体字撰写的)   Update: 老徐"害"人!不过一般女生的字儿都是比较小的呀。以下为该日志原文: 徐静蕾最新的身份是书法家。那些书法大家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一辈子呕心沥血创作的几副字帖也不及这个晚辈利用互联网呼风唤雨,推出个性化的静蕾简体字。她的粉丝自然是欢喜雀跃,忙不迭地奔走相告,"老徐,太有才了!"质疑声当然也是不可避免的,不少人说她的字不怎的,泯然众人也。依我看,她的字还是不错的。在所谓的明星中,她已属凤毛麟角,不少人最多可以将自己的签名练地龙飞凤舞,要正儿八经地在纸上写文章还真是惨不忍睹。另外,在女性中她的字也是相当不错的,我基本上没有看到哪位女士的字和她的容貌等量齐观。

還有誰來管“閑事”

記得兒時小區的氛圍是挺和諧的,鄰里彼此和睦,有事大家都能相互照應。安全更不必說了,鮮有小偷光顧,因為這里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只會被淹沒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初一那年某傍晚,有一個小偷悄悄地想把一輛自行車"順"出院壩,不料被發現了,只聽見一居民太婆高喊一聲"抓小偷",簡直是一呼百應、地動山搖。幾幢樓里的青壯年全都跑了出來,抄起各式家伙,棍棒、扁擔、搟面杖……小偷傻眼了:屁股后面有幾百個要逮他的人,只怪自己居然騎在了老虎背上。結果是明了的:幾頓爆拳總還是要吃的,真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不是居委會的同志站出來,立馬讓他到毛大爺那里去懺悔。片警也聞訊趕來,分開眾人,叫大家住手,手里的電棒一下子就讓小偷清醒過來,"叫你娃偷東西!"

羽蛇之神

最近在全力以赴閱讀D.H.Lawrence的《羽蛇》(The Plumed Serpent),長久以來都被國內文學評論界忽視的一部獨具魅力的著作。羽蛇就是長着羽毛的神蛇,如果不了解其背景,那么理解勞倫斯的這部小說也就無從談起了。這里給大家簡潔地分享我的讀書筆記。 羽蛇神Quetzalcoatl是中美洲最古老的神祗之一,他的前身可能是奧爾梅克神V2, 與其兄弟泰茲卡里波一樣,他是奧梅特奧特爾的孩子,是阿茲卡特殼的第九個昼王,在創世神話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這位大神以太陽神”天神長”的身份兼風雨雷電、日月星辰的變化和運動。他是風、大氣、空氣、水、金星和啟明星之神。瑪雅人用帶著啄木鳥羽毛的一條蛇的形象來象征他。啄木鳥產于危地馬拉高原,被視為圣鳥。傳說中的羽蛇臂膀上生雙翼,身下卻是一條兩頭蛇,蛇頭為人首之像。蛇與神身相接之處有個×形符號,一般被認為是”十字架”,代表陰簡。

Update About Eric

Eric每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感覺都是挺興奮的,可能我們比較熟了吧,他是少有的和我在電話中交流沒有明確目的人,僅僅是想交流而已。很多人說他有點悶,不過又有多少人試圖去了解他呢? 問他最近忙什么?他說着手準備下學期的一些課程。以為他還要續約,實際上他已打算換個地方,不再是成都。很自然地跟他講這讓我想到美國人的天性,on the road, 他卻表示自己也不是非常喜歡這樣。此地還有他心儀的女孩,不過他這一次非常理性的說,我們只是好朋友。就在幾周以前諸如 You are my sunshine. 之類的話老掛在他的嘴邊。而我,放心了。 過不了多久,他將和中國之行的首個城市說再見了,如果…… 其實他很愿意呆在這里。世界不大,不過我們再見的幾率卻也很小,唯有祝他一路順風。用英語和老外交流的感覺很奇妙,讀書的時候總是勇敢地”沖”上去想練口語,有點把老外當成talking machine的意思,時間漸去,知道他們也是平凡的人,喜怒哀樂和國人并沒有多大區別。Eric總能給我一種純的感覺,這在當今社會實屬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