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9

潘多拉的沉默

在空水池纪念喷泉的仪式上 沉默开始溯源 那儿造就了梦魇的礼盒 她方的光阴曾是人们熟稔的 那时有人虔诚地来到郊外 彩棚底下许多百合从东风吹来 船帆伸出触角顺水远离 美景不再造访内心 湮没的曲调只剩干涸之名 在下一个冬眠到来之际 已不记得和你谈过什么 闭上眼睛,退场者是否记得你初生的模样 什么时候也要回望来时的路 擦肩而过的少年奔向他的空白 曾经在晴朗的海航中 揭示橄榄的丰润,对抗命运的神祇 但无能的人们请泯灭你们卑微的祝福 谁把谁的梦开在谁的心上 将蛛网密布的庄严座椅拆去 重筑高台,可太多星星扰乱夜幕 唯有在镜子中看到岁月凌乱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