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17th, 2018

夜渡

刺藤投射天空的那簇顿悟 恰逢流星闪过 借小概率事件给自己一个理由 夜渡,云涌滩涂去看你 与夜结伴注定一路痴一路累   烽烟蛇升,千间厢房千烛燃 怅望鹭眠沙,苏台柳 淬火能打出利刃 剖解那欲言又止的恍若隔世 在灰烬中擢拾可堆成一部历史的瞬间   记否秉烛搜寻自己影子的岁月 都已是大雪纷飞以前的絮叨 何处是明日的崖岸 未曾共过的肥马轻裘的少年 轻易远去无声   枕着流水的胸膛 被你拨动心旋 溶于幻想的距离 一种注定的结局将我掩埋 坐在心事中,倾听岁月在深处叹息   再多的醒和痛 无非是泥泞中的颠沛,唯恐一碰就碎 满饮此杯让全世界陪我失眠 西风,断桥,伸出那只纤柔的手 穿过华发早生,落在无尽似生的梦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