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8

火盆

朔风野大 残枝黄叶被卷落,刮成一场 飘飘洒洒的雨,为夜归人带来 欲言又止的忧郁洗礼 于是,暮色必然是阴谋 时钟被冻住,白天成了 光与影的受难者 渴望火,来破解 这希区柯克式的迷局 一个火盆突兀地出现 在人迹罕至路灯昏暗的后巷 那个商贩粗暴地将劈柴扔进火堆 升腾的烟雾直熏双眼 黑夜注定有缝隙 那是光和热进来的地方 身不由己地前倾 手指仍旧不停地哆嗦,不关心 周围的人在聊着什么 突然想和你说话,那不过 是瞬间的愿望,闪念就像飞蛾扑火 猛地扎进去,一下子失去影踪 火盆外的世界渐渐冰冻 只有一个例外,手里的烟还活着 此刻远方的你是不是冷得不想睡 如果火中有栗子,取两个吧 大的赠予你,小的还是留给你 剩下的凄冷与我只是习惯性地将寒意做成了寒衣 有一个疯狂的梦想:将这个火盆打包快递给你 不担心是否有人承运,而是唯恐 这团火到你面前已经化为了灰烬 明早的太阳永似隔得很远 将随风逝去的灰烬,带不走一小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