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1st, 2017

从遗书看《深海利剑》男主角卢一涛的心理轨迹

对于《深海利剑》的分析已经不少了,观点角度各有不同,颇为有理。不过,有个片段似乎尚未被有效讨论。这就是遗书。遗书出现在卢一涛等人随801艇进行极限测试前夕,要求所有队员亲手撰写遗书,遗书被军方严格管理和保密。如果队员平安归来,遗书由他们自行销毁。 遗书的定义,无需赘述。潜艇出航具有很大的未知性和危险性,不过该剧并未交代这是否是卢一涛等人第一次书写。假设这不是第一次书写,那么这个片段的分析价值严重不足,因为队员早已经习惯这种纸上的“生死离别”,他们会相当从容。从后续剧情来看,推翻。这是他们第一次书写遗书。 面对葬身大海的可能,平时藏着掖着的话可以倾述了,来不及表达的也该说了。卢的遗书留给母亲,表明自己乐观,早觉得生命已经很赚,无怨无悔—— 吕艇长牺牲自己使他得到了生还的机会。姜耀韩冰洋留给新婚妻子,鹿宁席澜留给父亲,尚堂留给了金子晴。(尚作为高级军官应早写过遗书,在不认识金以前推测他的话留给家人或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