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4th, 2010

习惯

灯下,一支蛾子鼓起最后的力量,扑向昏黄的光芒 翅膀扑腾起凝固的时间,余下刹那的喧闹 分明看到了一种存在的孤独,记忆中它们总是成群结队,嬉戏 远处,虫鸣在忧郁的故事中扮演一个被遗忘的旁白 这一夜枕着声音的模样 早已模糊的夜的眸子,告诉你时光在低吟中翻涌 彼岸的瞬间,这个季节,过去的,走不在故事续集的前面 歌者想做一个观众,那样,他便会习惯于倾听 如果我们都是局外人,在某个物是人非的路口 那些停留过的,还有那些匆匆走过的 坐着,站着,只要看着,都好 新年第一场雪,就将期望掩埋。难道,来年会开花吗?它一样会慢慢变老 越来越习惯这样的感觉:将陌生的往事化作现代的抒情,在迷失中找到自己 当讲故事的人渐渐熄灭的时候,近在咫尺的记忆飘如天空的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