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9th, 2009

忧虑的变奏

上午八点的会议 出门的刹那,抬眼望了望天,远端地平线交接的地方,红晕升起的边缘被黑雾笼罩。看来是阳光明媚,不过总让人不踏实,该不该带伞在瞬间变得如此难以决断。蹭上拥挤不堪的公车,穿越火线般喧嚣的闹市,奔赴早上八点的会议。 不知道是否是从一种窒息陷落进另外一种窒息?人们习惯与将所有的所谓的“真知灼见”苦口婆心地倒出,把那些在座诸位的智商视为学龄前淘气的儿童,一手握着鸡毛掸子,一手捏住快要融化的糖果…… 听说上级的上级要来视察,部署得无懈可击:小到洗手间的卫生纸,大到未来十年的辉煌展望,尤其要像百科全书似的提供支撑素材,它们会垒得像山高,这其实是最重要的当下。之后,它们可以当柴烧。 上午八点,被驱使着和“恐龙”“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