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18th, 2009

轿子小议

轿子算老古董了,据说早在汉代就有,把车子的轱辘“掐”掉就成了轿子。然车、轿并未完全分家,即使在北朝,轿子也叫做“肩舆”、“板舆”。“舆”这个字多形象啊,中间就有一辆车。古时,乘轿可不是大众消费,甚至是稀罕之物。唐朝便有明确规定,肩舆除了帝王乘坐之外,除非有病,为官者不得随便乘坐,只能骑马。此禁令直到五代时才有所松动,女子(贵妇)及官员乘轿逐渐平常开来。 为何反对官员坐轿?想不到吧,那些封建统治者竟然是出于“人道”立场!元祐年间,年迈的司马光“拜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免朝觐,许乘肩舆,三日一入省。”然“光不敢当”。宋朝宰相王安石也不愿坐轿,“自古王公虽不道,未敢以人代畜。”事实上,我很怀疑他们说这些话的初衷,是体恤民生疾苦呢,还是故作样子标榜自己道德操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