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1st, 2008

KTV不完全史记

约莫子夜时分,几个黑影鱼贯而入街角的那一方霓虹,每个人进去的时候都悄无声息。里面,微弱的灯火摇曳出点点忐忑的欲望;甜美的waitress一扬手,“先生这边请”,他们来到了402号房间。老熙正在拨弄着他价值近万元的多普达智能手机,眼睛一瞥,彼此会意一笑,“都来了!Are you  ready? Action!” 这当然不是underworld在接头,只是一次老友间的K歌聚会。 在看似色彩斑斓的城市生活中,仔细厘清其中的娱乐休闲方式,无外乎麻将、电影、K歌和泡吧。麻将容易让人伤肝、伤胃、伤和气,和同性去看电影实在是滑稽至极,那泡吧呢,震耳欲聋的音乐,歇斯底里的摇头舞,实在和一帮比较成熟的男性有些距离。老熙总爱炫耀,靠,当年我“操哥”(四川话,酷哥)的时候,这帮小屁孩都还在开裆裤哩。如今,我已告别娱乐圈了。 准确地说,这一代见证了KTV在城市中的兴起。早年谭咏麟谭校长有一首著名歌曲《卡拉永远OKAY》,此曲真是long long ago, 唱的就是年轻人K歌时的心情,包厢成了受伤心灵的避风港湾。后来导演路学长把它演绎了一下,并邀请著名影星葛优主演,就成了一部很后现代的电影《卡拉是条狗》,不过谭校长没有收取他们的版权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