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12th, 2008

秋雨式

重庆读书的时候,不喜欢雨天,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重庆的雨具有腐蚀性,撑开伞,唯恐避之不及。 哪怕是浪漫的秋雨,过早谢顶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此秋雨和彼秋雨并不一定划等号。 携几卷经书,好为人师,誓做大师的秋雨在青歌赛上以全能先知的姿态盖过众多参赛选手。其实很纳闷:如果说文学文化还行的话,那么伦理学、心理学、艺术、外语、IT,等等,怎么全懂啊?若说上下五千年就诞生这么一位大师中的大师也不为过吧。 大师不过瘾还要做大仙,云,“有佛学大师告诉我,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很多大腕都有明确的宗教信仰,曾多次发表宗教思辨作品的秋雨是否也是在自我暗示呢? 仿佛看到了秋雨在做法,“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基本上,方生术士玩弄的皆是幻象,民众顶礼膜拜的却是虚无。民间有一法谓之“叫魂”。此法除了可以找回收到过度惊吓的人都魂魄以外,却也被不少心术不正的人滥用,有吸魂的恶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