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nd, 2008

弄他

网络盛行催生了人们对话语权的渴望,各种带色、粗口的词语层出不穷,人前不敢说,怕挨飞刀;总算找到一地儿了,不得赶快撒点野?虽说我们所处的社会仍然是一个相对控制的国度,但人们还是可以找到很多方式方法来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在极富个性表达的同时,也培植了网络暴力话语的温床。 2005年原国家篮球队功勋教练蒋兴权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冲冠一怒— 对某地方报纸的一篇报道极度不满,原因只是该记者使用了在网络中流行的一个词汇:骨灰级。对于我辈这个词完全有敬重恭维之意,不过在一个已年逾花甲且跟网络无甚关联的老人来讲,这个词就犯了禁忌,暗指折寿。结果当然可想而知了。我曾经问过我的美国友人MAC,我把国人一定场合“问候你妈”之类粗口告诉他看美国人会有什么反应,他的回答简洁而干脆:用一把枪杀了你!由此至少可以看出:话语是有一定接受对象和条件的,而不是任意、武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