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8th, 2008

有多少经典可以重来

青春真的会一卷而去,你再无资本可以挥霍,留下的只能是亦甜亦苦的回忆。于是,当兰博背着空空的行囊终于踏上返乡的旅程之时,我只想说,take him home, give him peace, rambo is back… 兰博已年逾花甲,而我也告别了生涩的青春;《第一滴血》系列是一个热血男儿的成长见证,其实我根本不需要再去讨论到底剧情、表演该如何。 一位台湾作家无不感叹地回忆道, “我曾經是藍波迷,事實上,誰不是呢?……當然他老了,不論再怎麼鍛鍊身體,抵擋不了歲月風霜蝕刻了臉上的縐紋與鬆弛,不變的是,口齒不清近乎呢喃自語,冷漠空洞的眼神。…..我不能怪史特龍,雖然他讓藍波這角色的性格愈來愈平板、愈來愈不深刻,因為,藍波是他的化身,是他讓藍波的第一滴血如此鮮明、精彩地飛濺在影史的大銀幕上。 最後的結局如此無趣而毫無創意,沒關係,我們都愛藍波,將軍不需陣中亡,錦貂不必沙場醉臥。” 一个经典就此谢幕!那一瞬间,我试图去抓住那些经典影片不朽的印迹,拾掇记忆中的珠贝。因为现实总让人郁闷,无论是刚经历了损失天文数字的雪灾就忙着凸显什么先进事迹,还是陕西林业厅故弄玄虚— 几张根本无多少技术含量的照片公安部当然不会接手鉴定,想起这些扯淡几乎让我作呕— 当然他们的用意在我身上应验了。只有那些曾经的经典可以让人偷得浮生半日闲,借一米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