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旅人

还是要走,不过是灿烂夜空中一次错误而华美的交错 当时间的天枰倾斜,光阴定格在玉门关外的残阳,朔风卷走飞雪沉醉枝头的梦想 风霜似刀铭刻额头的纹路,停步只能仰望苍穹 指南针趋向的是简单的两级 在苍茫大地中踽踽独行的旅人并不需要刻意的方向 希望,无所谓有,无所谓无 即令在冻土深层中悄悄地萌发 踏雪过后的印迹在下一场暴雪中藏匿 黎明走出驿站,路牌孤零零地指向未知的远方 西边的火烧云攒劲地酝酿着黄昏,来证明白天是一种苍白的病患 下一个路口,迎接你的仍然是梅雨季那犹豫的脸 天地交界的尽头,风景在万籁中燃烧,心在流浪中彷徨 明白了,人生原来是一场漂泊 剪影成春夏秋冬的多个瞬间 飞羽坠落的一次匆匆相会 明河,川上没 芳草,露中衰 总想留下什么? 谁料在畏惧生死之前,畏惧白头

请放过张同学

本来最近几天在关注新萨满主义在西方文明中的兴起,想在历史长河中追随那曾被视为“原始思维”或“前思维”的远古巫术走过的足迹,乘机也摆脱一下这个一地鸡毛的现实世界。但网络一夜之间便“造就”了一位张同学,这才发现原来我并不能轻易无视这些热点问题。 一切源于张同学在CCTV采访中说了一句话,“很黄很暴力。”随后恶搞便疯狂传递,网友们当然是有所针对。看了那么多年的CCTV《新闻联播》,是个人都基本猜得出下一句要讲什么。会议、掌声、笑脸、成绩、在希望的田野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在一个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的国度你又能说什么呢?别忘了CCTV是党的喉舌,代表的是国家形象,它要把握执政党所希望的舆论导向。在互联网尚未普及的年代,CCTV几乎就是新闻的绝对来源。难怪有官员曾说道,“要是没有网络就好了。”

以垃圾的名义继续

人,是要产生垃圾的。与人息息相关的语言文字是思想的排泄物,不可避免地也在制作垃圾。以为自己下笔总是字字珠玑,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去年最后一天,无厘头开始光临。月黑风高,本博来访IP疯涨,无数站长梦寐以求的数据。传说中的人品爆发?非也。感谢把奥运频道改版会闹成妇女权益维护声讨会的胡紫薇,感谢把三奶肚子搞大的张斌,感谢老子天下第一的CCTV。对SEO近乎于无知的我终于体会了一把百度、谷歌蜂拥而至的关键字检索。I made it! 倏地,一阵风让我从沉醉中清醒。那些还算呕心沥血的日志没有为众人欣赏,反倒是以如同嚼蜡的文字记录的如同垃圾般的张斌。 基本上,博客就是垃圾,马桶文化的最新代表。 报纸上罕见“副刊”,人们描写地更多是充满小资情调等待某一次艳遇的咖啡馆,高谈阔论的是过度商业化的电影,书架上则摆满了各式各样的DVD。吃饱了饭,坐上马桶,确定通畅而且垃圾车准时在午夜出现,压下按钮,水放肆地奔流着,完了再去看博客和网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