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7th, 2007

她方

成长很诡异— 匆匆地奔向未知的远方,却会在某个不定的时刻,轻而易举地回头采撷一串串或深或浅的足迹;蓦然发现,哪怕串成了珠贝,一步也无法倒退,她方成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你在此岸。 意念延展的维度是时空可转换的范畴,以为可以自由穿梭,但一切尽在幻化中;空气中一丝丝痛并快乐着的味道撩拨着你的味蕾,手能把握的还是一阵无形的风,有点凉。 高傲的头颅,坚毅的背影,曾默默而明白地诉说,不必追。岁月让你历经万千,可十年后的某天,晨,一个单纯而清新的梦—她在她方冲你明媚的微笑,就这样被悸动环抱,窗外模糊的面庞都具象成了一个人,是她吗? 喜欢用朦胧来表达心声,可朦胧得连真实都不再真实了。你说,彼此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间隔着异次元;她应,电筒发出的微弱光柱映衬了从心到眸子的滴滴泪珠。不再疑惑,真心却从此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