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1st, 2007

土之味

一向觉得自己跟土地比较遥远,因为祖宗三辈都是地道的城市人。虽然从小接受的是根正苗红的教育,老师苦口婆心地告诉我们360行,行行出状元,时传祥也是楷模;每个人的作文结尾处总爱写“为四个现代化贡献自己的力量,为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然而不知不觉中我发现人和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最明显的就是城乡差别。常说皇帝都有三门穷亲戚,可很多时候乡下的亲戚都让我窘迫。 有太多的不同。口音不一样,地方口音要么“左倾”要么“右拐”;穿着不一样,总以为是80年代去看60年代;思想不一样,农妇,山泉,有点田。我倒还不是势利眼,这一切似乎还能对付过去,可他们送礼却让我难以消受,总爱捎点鸡、鸡蛋什么的。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吃的。蛋还好收拾,可鸡就麻烦了:冷不丁地随地大小便搞得满屋子污秽不堪,它要一受到惊吓,咯咯地扯开嗓子瞎闹、扑腾扑腾翅膀,真个就是一地鸡毛。走亲戚的日子几乎就是我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