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30th, 2007

昨天

1)时间会让人完蛋,它象一柄长矛,把一切悲痛和希望都戳得化为乌有。曾经在未都漫步,欢乐而无忧,脑袋顶着扎上几许绿草的大檐帽,是在那汪泉眼边上采摘的。姑娘们兴高采烈地姗姗而至,在客栈的阁楼里咯咯地放肆地笑,然而她们很快重又消失在风里。风萧萧,雨瑟瑟,有人笨拙地模仿着大自然天籁般的回响,引吭高歌…… 这是昨天的生活。当放眼望去看不到一个人影的时候,心如枯木,仿佛置身衣冢,人未入土,奈何行尸走肉罢了。 2)昨天。收音机里的靡靡之音,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其实一切都很颓废,一如那渴望疯狂的灵魂。”我吃惊地发现她的腿光滑细润,和一切淑女贵妇们一样,这个感觉让我震动。既然一个婊子的大腿也如此美好,那你从懂事起就一次用生命爱过的女人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你?我觉得就在一刹那我在宏观意义上懂得了爱情!”[徐星:《剩下的属于你》,19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