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17th, 2007

美是难的

古希腊圣人柏拉图曾冥想:美是什么?他试图给出准确的诠释,无果,以至最后发出慨叹:美是难的。柏氏话语开启整个人类史上关于“美“的千年命题。尽管没有专门阐释美学上的问题和假定而整理出一套完整体系,然而其著作中却几乎论及所有的美学问题。柏拉图的美学思辨和他的其他哲学思考往往交织。其形而上学和伦理学学说,影响了他的美学理论;其理想主义的存在论和先验主义的认识论,都反映其美的概念中;而其精神主义的人类说以及道德主义的人生观也都反映在他的艺术的概念之中。 时至今日美似乎还是难解的。本文试图以断想的方式来窥探一下柏拉图的博大精深的美学论。 1、向理性的生成:理式 “理式“是柏拉图整个美学思想根本支柱,它是一种超时空、非物质、永恒不灭的”本体”。柏拉图提出三种世界:理式-现实-文艺。理式世界是第一性的,是世界之本源,统摄万物的最高存在;现实世界、物质世界是第二性的,是对理式世界的模仿。然而模仿是局部且片面的,真理性普遍性已有缺失;艺术世界是第三性的,是对现实世界的模仿,和真理更遥远。”影子的影子,模仿的模仿”。《理想国》中以床为例来说明他的理论:”理式”的床,永恒不变;木匠的床,个别床,没有普遍性和永恒性;绘画的床,即画家模仿木匠的床而绘成。显然,柏拉图贬低诗人、艺术家,因为他们”和真理隔了三层”。为培养古希腊城邦保卫者并建立理想国的政治理想出发,他对艺术进行批判,除上述指责还有摹仿的艺术以虚构的谎言亵渎神明、贬低英雄;诗人模仿人的低劣品质。他想将诗人驱逐处境,只保留神和英雄的颂歌,为城邦和政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