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7

张学友演唱会drawing near!

老友Kent這小子一貫一毛不拔,忒摳門,這次為了學友2007光年世界巡演居然掏出一千多大洋買了門票,一副豁出去的架勢。還記得在中學時代第一次接觸粵語歌曲就是聽學友的 《夕陽醉了》,哥幾個還在班級演出中合演這首歌曲(那時候不是流行什么歌唱組合嗎)。想像一下,一幫人在唱《夕陽醉了》,可能臺下的同學都快”哭”了吧。 我稱不上Jakcy的粉絲,不過學友的很多歌曲還是非常喜歡的,偷偷地哼上兩句也是常有的事兒。四川電視臺最近在搞Jacky模仿秀,有些人聲音象,有些人長得象,太好玩了。目前票務銷售情況良好,我已經聞到了high的味道。 我還從來沒有去過演唱會,老實說想去Jacky的現場。Kent 的老婆最近在家休養生息,他應該天天陪著她才是啊!看在老友的份上,把你的票處理給我,如何?你總不能讓票廢掉吧?

回YSKIN关于5thirty主题事件

YSKIN, 我敬重你是WP的高人,并不愿意和你有什么争执,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1. 我不是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我没有这个能耐,请你擦亮眼睛。什么年代,只允许一家之言?容不得别人有不同看法?? 2. 按照你的逻辑,抄袭和盗版可以全然分开,于是乎,抄袭一个WP主题成了极端可耻的行为,丢脸丢到太平洋彼岸;而盗版作为另外一种奇怪的行为,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什么诡辩??? 盗版不可以被称为全然的抄袭或剽窃吗? 看来你是学汉语言文学的。你先前的帖子还说”拿单位几只笔,引申就可以去抢银行”,拜托,这不是逻辑!此观点对 tian987 同样适用。 3. 我理解原作者的愤怒之情,但我认为有关各方完全可以友好解决,大可不必马上就将猛烈的炮火对准自己的同胞,向全世界表明自己正义卫士的立场。比朝核六方谈判更难吗?我也注意到现在基本上没有chinese wp users 在公然地继续使用5thirty 的主题。当事一方已经公开地在自己博客上诚恳地作出了道歉,怎么,还要扭送国际法庭??

Google Earth

玩google earth 當然要首先把自己的地兒找到,輸入chengdu,地球旋轉起來飛一般地就到了成都上空,我家簡直太容易找到了。順著春熙路一條道過來,看到那個十字路口了嗎?那是水碾河下穿式隧道。地圖上標識的三個地方分別是:富士大廈、成都飯店和成都藝術中心(嬌子音樂廳),我家就在附近。老美太牛×了!就借助與衛星圖片,給你來個精確打擊,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著名的時事幽默評論家 andy borowitz 在他的一篇博客當中糗小布什總統,bush 像一個白癡那樣發表總統講話,原文請點擊此處 “Mr. Osama bin Laden, you can run, but you can’t hide,” he said, with his trademark steely resolve. “Google will find you.” Mr. Bush concluded his speech by warning the world’s most wanted madman, “I’m searching you on Google right now, and I’m feeling lucky.” 雖然一貫語無倫次,布什總統還不至于會如此獻寶,不過用google 來揪出本拉登就沒有一點可能性?:) […]

how much is your blog?

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东:对自己的博客进行价值评估。这是美国的一个程序员设计的一个小程序,在他的一个页面输入你的blog网址,点击sumbit,你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博客价值几何? 点击这儿,按照以上说明,进行输入,然后可以把代码放入你的博客,很好玩。 看看我的博客价值:$3951.78,好了我的卖给你了 🙂 利用特种光学材料(通称光栅材料)在平面上展示出栩栩如生的立体世界,匪夷所思的立体效果。打破了传统平面图像的一成不变,为人们带来了新的视觉感受,使人过目难忘。手摸上去是平的,眼看上去是立体的,有突出的前景和深邃的后景,景物逼真。各类型图像都可以做出立体效果。 My blog is worth $3,951.78. How much is your blog worth? Del.icio.us : blog, evaluation

母亲小传

爸終於不在家裏住了。即使是去醫院,媽也被爸給忘記了。想當初,媽總要鑽進她的菲亞特,踩大油門 – 車冒出陣陣藍色尾煙,呼嘯著 – 去逮我爸,把他從另一個女人的懷裏給揪走。六十年的婚姻生活只是加劇了他們之間原本就激烈的爭執。 每天她很不耐煩地等我帶她去那家醫院。 一次到媽那兒,她對我說,” 我真要數落你幾句。” “說什麼。” “我早忘了。” 爸並不想見她。當她曳足進來時,爸裝著睡著了。 “爸,打聲招呼。”我輕聲說。 ” 恩,”年邁的爸爸身體虛弱,形容枯槁,但仍很帥氣,而且他還不想死。 媽靜靜地帶坐在輪椅上,灰濛濛的雙眼,目光游離。 “看,媽,”我說,”爸給您打招呼了。” “是嗎,他為什麼不大點兒聲?別人說我都聽得見,偏偏聽不見他?”她探過身去,一隻手搭在爸的胳膊上。”漢諾德,回家去。你就會添亂。”